主页 > E新生活 >肺结核如何改变维多利亚时尚 >

肺结核如何改变维多利亚时尚

2020-07-31 947评论

肺结核如何改变维多利亚时尚

  十九世纪的法国名妓玛丽‧杜普莱西(Marie Duplessis)拥有耀眼的维多利亚式美貌;在爱德华‧菲耶诺(Édouard Viénot)描绘杜普莱西的着名肖像画里,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髮、椭圆形的脸庞、流盼的眼眸和象牙般的肌肤,堪称维多利亚时代的审美典範。但她的命运就和威尔第歌剧《茶花女》里主角薇奥莉塔一样悲惨,杜普莱西很年轻就感染了肺结核,并在1847年因病过世,得年仅23岁。

  十九世纪中叶,肺结核在欧洲及美国已经达到流行性传染病的规模。现代医学已知结核病传染性极强,并会侵袭肺部和破坏其他器官的致命疾病;但在抗生素发明以前,肺结核患者只能看着身体变得苍白消瘦,静静的等待死亡来临。

  不过,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却浪漫化了肺结核的病徵,女性将其视为美丽的标準,纷纷仿效和强调这些特徵。「介于1780至1850年之间,人们对于肺结核病徵的审美呈现不断增加,疾病与女性外貌开始纠缠在一起。」美国傅尔曼大学的历史系助理教授和作家卡罗琳‧黛(Carolyn Day)说道。

肺结核如何改变维多利亚时尚

  在这段时期,人们认为肺结核是由于遗传易感性和「瘴气」造成的,或是环境里的髒空气。而在中上阶层社会,人们会根据「吸引力」来判断一名女性是否容易罹患肺结核。「这是因为肺结核提升了当时女性主流审美观的特徵,例如瘦弱的身材和苍白的皮肤,这些都是肺结核所导致的体重减轻和食慾不振。」卡罗琳‧黛解释说。

  1909年出版的书籍《结核病》(Tuberculosis)证实了此一观点,该书提到:「多年来许多患者产生了该疾病引发的病徵,像是纤细柔弱的身材、透明的肌肤,以及细緻如丝般的头髮;而肺结核患者由于频繁低烧的缘故,也会有闪闪发亮或瞳孔散大的眼睛,粉嫩的脸颊和红色的嘴唇。」

  卡罗琳‧黛表示:「我们也开始看到人们将这些疾病特徵融入时尚元素里。」这种时尚趋势在十九世纪中叶开始出现,紧身胸衣将女性腰部紧紧束缚,并用宽大的蓬裙来衬托窄小的身体中段;中上阶层的妇女也尝试利用化妆使自己的皮肤变白,并且搽上红唇,以及将脸颊两侧涂上腮红。」

肺结核如何改变维多利亚时尚

  到了十九世纪后半叶,人们对结核病的理解有了极大改变。1882年,德国医师罗伯‧柯霍(Robert Koch)宣布,他已经发现并分离出致病的细菌,这才让菌原论(germ theory)开始受到重视:是微小病菌引发了某些疾病,而不是瘴气。柯霍的发现使菌原论获得更多人的认同,而不再执于错误的观念;并且说服了医生和公共卫生学家,结核病是具有传染性的事实。

  于是,预防肺结核成为了美国和欧洲第一次的大型公共健康运动,其中包含针对女性时尚观念的挞伐。医生们开始谴责拖尾裙是传染疾病的罪魁祸首,因为妇女在街上穿着拖尾裙沿路搜刮了许多病菌,进而把病原带进了家庭;紧身胸衣也同样遭到谴责,医生认为它限制了女性肺部的血液流动和循环,并使肺结核的病情加重。因此,弹性布料製成的「健康胸衣」相继问世,从而减轻了胸衣对女性肋骨所造成的压力。

肺结核如何改变维多利亚时尚

  而男性时尚也没有倖免。男士留着茂密的鬍鬚、精心修剪的小鬍子和奢华的鬓角,在维多利亚时代风靡一时。这种趋势可以在1850年代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看到,战场上许多留着各种鬍鬚造型的英国士兵,而在美国蓄鬍也同样流行。但当时的刮鬍刀很难使用且并不安全,尤其是没有妥善地清洗,经常藏着细菌成为传染性疾病的温床。因此到了二十世纪初,鬍鬚开始被视为危险的造型,而医生在帮病人看病前,也会先将鬍子刮乾净以确保卫生安全。

  维多利亚时代的审美观念并没有延续至今,但肺结核对时尚和美容造成的影响仍持续至今。当二十世纪初女性裙摆提高了几英寸后,鞋子款式开始成为女性整体打扮的重要元素;而大约在同个时期,医生开立「日光浴」的处方来治疗结核病,从而引起了晒肤的时尚风潮。